Bring It Back

我本是世俗之人,何苦要求我去看那些无用的风花雪月


———————————————————————

“沐沐,要上了。”

“放心吧秀秀,后方就交给我了。”

上课瞎画时想到的精灵梗(请忽略那个丑丑的魔法棒)

先存个脑洞,万一以后就写了呢(`・ω・´)ノ

连滤镜都拯救不了的瞎画_(:з」∠)_

但是感觉自己好久没动静了,所以来证明一下还活着并且有精力在课上画画

P.S.实不相瞒我曾经想当一名绘画博主(╥ω╥`) 

我要控制住自己想要开坑的欲望。。。。。。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绝对不能再开了!!!!

【安凯】蒂凡尼的早餐(十一)完结

终于完结了……

很仓促,但是,符合我想象的结局,大概就是这样了吧(笑)






二十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送走凯莉的。

 

他所能记得的只有一个:凯莉回去后和他朝他扬起了笑脸。

 

那是一个极其讽刺、充满嘲笑意味的笑容。

 

 

 

安迷修觉得天旋地转。

 

他没有喝酒,没有抽烟,什么都没有干,只是走在路上。

 

但他感觉自己头里像是正在搅拌的咖啡,莫名其妙的味道与刺激感都伴随着旋转喷射而出,像是酒的味道,但是最后就成了苦涩至极的黑咖啡。

 

这应该是凯莉正在搅拌的咖啡吧。

 

甜甜的卡布奇诺或是拿铁什么的都不适合她,这种女人就应该配这种明明苦的要死却仍旧充满魅力的咖啡。

 

“啊……”安迷修倚靠在电线杆上,顺着灯光仰起头来。

 

在黑暗里可真是刺眼。

 

他到底算什么呢。

 

自以为是的以为通过别的女人可以让凯莉回过头来看自己一眼,或者说是通过疯狂的行为来使自己忘掉这些耻辱的感情。

 

自己还真是天真。

 

明明就只是自己单方面的沉沦而已。

 

    安迷修慢慢蹲坐到地上,揪着自己的领子,痛苦的张开嘴巴后,抑制不住的干呕起来。明明没有喝醉,却比醉酒后更要难受,胃里翻江倒海却什么也吐不出来,脑子里涨的生疼,耳边嗡嗡作响。他更加恶心,猛烈的干呕着。

 

“你在干什么。”

 

“!”安迷修肩膀突然一抽动,他不想回头,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以什么样子面对那个提问的人,总之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这种卑微丑陋的样子。

 

身后的人轻轻叹了一声,走向前去将安迷修拖起来。

 

“安迷修。”女孩子身边环绕着糜烂的香水味,嘴里吐出的那些字句都带着酒气。“你要自我摧残到什么时候。”

 

安迷修看着她,眼睛闪过一道光,但很快就阴暗下来,虚无的说了一声:“凯莉……你到底想干什么呢?”

 

“我什么都没有,只是把心丢到你那里了,但是无论我用什么办法我都没办法拿回来,而我在期望你把我的心还回来的时候,你却伤害着它,摧残着它,同时也占据着它。所以凯莉,你到底想干什么呢?”

 

“我不知道。”

 

“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安迷修!”

 

凯莉突然凑近,把脸深深埋进头发里,似是带着哭腔。

 

“我生气了,安迷修……在看到你和你的小女友的时候。”

 

安迷修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想了好久,等到他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惊喜、恼怒与悲伤同时涌上心头,他说不出话来,只是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仍然在低着头的女孩子,他想要抱抱她,却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干这件事,所有情绪都像洪水般瞬间淹没了他。凯莉也拉远了距离,看着安迷修半天,终于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啊,骑士先生。”

 

随即凯莉转身,飞跑着离开。

 

而安迷修盯着那个逐渐模糊的背影,终于扶着墙壁,痛苦的呕出来。

 

 

二十一

 

周一是忙碌的。

 

而这个周一尤其忙碌。

 

因为安迷修结婚了。

 

化妆室里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将他们所担任的工作努力完成到最好。

 

但是这场婚礼的准新郎,却躲在厕所里抽着香烟。

 

“喂,你躲在这里干嘛?”

 

雷狮闯了进来,把安迷修的香烟夺过来熄灭后,熟练地扔进垃圾桶,然后在安迷修杀人的目光下,非常淡定的拍了拍安迷修得背说:“哎呀我懂,不就是婚前恐惧症吗?安心安心,好好享受一下甜蜜的新婚吧!”

“你懂个头啊。”

 

安迷修甩开雷狮的手,走向洗漱台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恍惚起来。

 

跟一场梦一样。他要结婚了。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觉得当初我说的话放到现在依然有效,但是你已经没机会改正了。”雷狮走了过来,闷闷的说道。“事到如今,谁喜欢谁,谁又不喜欢谁已经不重要了,我知道你这种性格的人肯定不会干出出轨这种缺德事来,但是你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肯定不会很快乐,因为你真正喜欢的人不在这。”

 

“但是安迷修,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自作自受,况且丽兹是个好姑娘,你没有理由不对她好,你要快点走出来……”

 

“所以说你到底想说什么?”安迷修不耐烦地打断道。

 

“嘛,我想说的是,时间早晚会冲刷掉一切的,就像我对凯莉一样,即使我现在仍然对她有所留恋。”雷狮向外走去,转过头来痞痞的笑。“该走了,新郎官。”

 

 

 

安迷修看着眼前的丽兹,笑着说:“丽兹今天真好看啊。”

丽兹羞红了脸,微微嗔怪道:“正经一点啊,马上就开始了。”

安迷修拍了拍丽兹以示安慰:“我先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安迷修在庭院里,遥望着玻璃窗后笑的幸福满满的丽兹,感到莫名的愧疚。

 

“婚礼男主角不去陪自己的娇妻,跑到这里干什么?”

 

安迷修回过头,愣了愣。

 

凯莉今天穿了一身红色连衣裙,头发微微卷曲,精致的红唇浅笑起来真的好看的要命。

 

“安迷修啊,你知道我为什么穿红色吗?”

 

安迷修想了一会,摇摇头。

 

“有一个很有趣的习俗。”凯莉提起裙子转了个圈。“如果你的婚礼里有女生穿了红色,那就代表着……”

 

凯莉踮起脚,靠近安迷修耳边。安迷修感觉耳边痒痒的,女孩子暖糯的音调从远及近。

 

“这个女生是你的前女友。”

 

凯莉笑嘻嘻的看着安迷修惊慌失措的样子,越笑越开,安迷修被这笑声感染,也开始笑,笑着笑着,两个人都蹲下来笑得直不起腰,笑着笑着,就笑出了泪花。

 

两个人沉默着看着对方,他们各自都觉得现在应该干点什么,时间,地点,人物,情绪,一切都恰到好处,但他们也很明白,他们不该干什么,如果干了会怎样。他们俩只是看着对方,茫然无措。

 

最后还是凯莉打破了沉默:“说实话安迷修,我现在也搞不清楚了,喜欢与不喜欢我也不知道了,现在的我也不知道是你的朋友还是情人,那些都不重要了,但是我知道我现在最该说的话是……”

 

 

“祝你幸福,骑士先生。”

 

 

安迷修看着凯莉终于露出了他所见过的最真实的笑容。他很满足,满足到他觉得之前那些记忆都被盖上了一层糖衣,甜蜜的味道盖过了苦涩。

 

“啊,”安迷修也笑了起来,不带虚假,不带生硬,是他第一次见到凯莉时,那种最初的笑。

 

 

“谢谢你,凯莉小姐。关于遇见你这件事,我觉得,很幸运。”

 

 

“彼此彼此,安迷修先生。”

 

 

 

 


【安凯】蒂凡尼的早餐(十)


卧槽我自己写完都觉得都觉得虐的肝疼……我就是个魔鬼吧,明明最爱HE最后自己却写成BE_(:з」∠)_

emmmmm总之可以确定的是这篇文章是——BE!!!!(你们打我吧我忍着)





十八

 

安迷修其实没有想过自己会再见到凯莉。毕竟他们那天几乎是闹掰了。

但是凯莉还是回来住了,在楼下那个和他一样的老旧出租屋里。

他其实有想过问问凯莉为什么会在这里住,毕竟从凯莉平常的吃穿用度上来看,她不是那种缺钱的女生,再加上她又是极其有名的交际花,住一套高档公寓显然是没问题的。

然而他已经错过了问问题的机会。

 

既然住在一栋楼,就避免不了会见面。

每次见面,安迷修都想要打个招呼,向凯莉解释那天他并没有那个意思。然而凯莉每次都只是仰起头来,冲他摆一个标准化的微笑后,就闪身回屋。

对,标准化,一丝情绪都不带的那种,对陌生人的礼貌微笑。

 

 

礼貌个鬼啊。

 

安迷修将文件甩在办公桌上,对着那些数字极为明显的皱起眉头。

“看来是我对你们太过温柔,从而导致你们已经松懈到连这种低级错误都出现了是吗?!”

安迷修看着所属职员们低着头唯唯诺诺的样子,愈发恼火。

 

那个样子,简直像极了自己。

像极了,面对自己真心时的自己。

 

“总之,今天全员加班,什么时候把文件改好,准确无误的交上去,什么时候再走。”说完,安迷修摔上门,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点上了烟。

曾经自己所鄙夷的那些坏习惯,最后还是无法避免的染上了。

猛吸一口后,将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拉开椅子坐下时,外面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黑暗吞没了残留的余晖,只剩下人们借以逃避的灯红酒绿。虚伪的繁华。

安迷修看着桌面,他不知道刺痛自己眼镜的,究竟是电脑蓝色的待机画面,还是旁边凯莉送给他的骑士雕像。

哈,那是在他还沉迷于他自己所编造的作家梦里时,凯莉送给他的。

 

“凯……凯莉?这个真的是……送……送给我的?”

“当然啦结巴骑士,虽然我觉得你那愚蠢的骑士故事不会有什么人看,但是嘛,人贵在有梦想。”

“对!凯莉小姐说的没错!我不会灰心的!”

“唔……虽然觉得你好像理解错了什么,但是算啦!那么我的骑士先生哦,赶快去把冰箱里那瓶威士忌拿出来,本小姐今天要不醉不还!”

“好的凯莉小姐!但是还是请你先从在下的背上下来好吗?我有点受不住了……”

“什么?你竟敢变着法说我重?”

“啊啊啊凯莉小姐不要再掐脸了好疼!!!”

 

 

啊。

 

安迷修摸了摸雕像,最后抬手将它扔进了垃圾桶。

 

雷狮说的没错,从前越是甜蜜,回忆起来就越疼痛。

 

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自己已经没有精力,也没有那个资格再去等了。

 

 

十九

 

“咚咚咚。”

莉兹走过去打开门,正好看见了正在犹豫不定的凯莉。

 

“那个,小姐您好?请问……”

“啊啊,您就是安迷修先生的女朋友吧,您好,我叫凯莉,目前正在楼下居住。”

“啊,原来是邻居吗?请进来吧。”

 

莉兹在厨房里准备水果时,时不时地就看向凯莉。

 

哇,真是个大美人啊。

只是坐在那里就很有气质,肯定有很多人追她吧。

 

凯莉察觉到了视线,转过头来,露出友好的微笑。莉兹有些尴尬,慌忙将果盘端出来。

“那么,凯莉小姐找安迷修是有什么事情吗?”

“啊,只是一点小事而已,因为前日晚在路口受到骚扰时,安迷修先生上前搭救了,所以特此来感谢一下。”

“原来是这样,安迷修以前就是一个很有骑士风度的人,帮助他人是应该的,凯莉小姐没有受伤就好。”

凯莉举起杯子喝了口水,看着屋子,问道:“你们是准备搬家吗?”

莉兹有些惊讶:“啊啊,最近是准备搬家的,凯莉小姐是怎么发现的?”

“啊。”凯莉环顾一圈。“因为有点太过空旷了。”

 

曾经堆满客厅的书,木头剑,一起去买的油画之类的小玩意都不见了。

 

“空旷?恩……但其实我们没搬家前就是这样的……”

“是吗?那看来我的直觉还是很灵敏啊。”

“哈哈,确实很有意思呢,那么凯莉小姐当一个侦探说不定也不错哦。”

 

“要是凯莉小姐当侦探的话,那么犯人们就都没有活路了。”

安迷修开门进来,笑着打趣道。

“啊你回来了,亲爱的。”莉兹跑过去,将安迷修手上的公文包接过来。

“恩,我回来了莉兹。”安迷修温柔的看着莉兹,然后才将视线转到沙发上的凯莉。

“凯莉小姐有什么事找我吗?”

 

凯莉看着眼前亲昵的两人,缓缓说道:“我是来感谢的。谢谢你前日的帮助,安迷修先生,顺便关于之前的事,我想和你道声歉……”

“哪里的话,只是小事而已。”凯莉还未说完,安迷修就打断了。“帮助遭遇苦难的女性是骑士的职责,更何况是帮助老朋友。”

被打断的凯莉听了这番话,反而轻笑,说道:“老朋友?”凯莉将手搭在茶几上,哒哒地敲着。“既然是老朋友,为什么连要搬家的事也不和我说?”

“原来你知道了啊。”安迷修笑着,将莉兹拉进怀里。“其实我想再过两天和你说的,和另一件事一起,但既然你知道了,那就都说了吧。”

 

“我决定,和莉兹结婚了。”

 

莉兹听完,脸上一下子变得通红,小声抗议道:“等等安迷修,什么时候……”

“刚刚。”安迷修笑着看向怀里的小女友,问道:“如果我说这是一个很不浪漫的求婚,你会答应吗?”

莉兹羞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将头埋的更深,半响憋出一句:“……肯定,答应啊……”

安迷修笑了笑,转头看向凯莉:“就是这样。让凯莉小姐见笑了。”

 

敲击桌子的声音戛然而止,凯莉静静抬起头,看着安迷修。

那双眼睛蓝的纯粹,蓝的不容一丝杂质,以往那双眼里的喜怒哀乐,他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但在此刻,那双眼里却什么都没有,和洋娃娃的眼睛一样,是死的。

他被那双眼睛盯得发毛,一动也不敢动,抱着莉兹的手也愈发僵硬。他承受不住那双眼的注视,只能垂下眼帘不去看,他知道自己如果再看下去,自己那虚假至极的伪装就会被撕破,扯烂,而他想了一夜的所有决定都会被重新否定,自己所鼓起的那些勇气又会变得一文不值。

 

“我明白了,安迷修。”

 

凯莉终于开口,所说的每个字都直插安迷修的心脏。

 

“恭喜。”

 


【安凯】蒂凡尼的早餐(九)


怎么感觉自己把安哥写的有点渣啊…………不应该啊…………

有点短但是我肝不动了……





十六

 

莉兹觉得自家男朋友最近有点奇怪。

 

也不是说不正常,因为日常环节一点都没有出错,该有的早安吻、拥抱之类的一个不少,甚至比平常做得要更多更好,各种小惊喜小浪漫,化妆品、衣服、珠宝首饰也是没事就买,朋友们夸得不行,让她一点毛病挑不出来。

 

但她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即使安迷修眼神温柔如常,但她看向那双眼睛时,她只觉得那双本该闪闪发亮的湖蓝色在此刻却空洞的让人心寒。

 

 

 

雷狮看着安迷修,嘴角抽了一下,将脸往后又移动了几分。

“喂,你这家伙是想干嘛?”

安迷修捧着雷狮的脸,将自己的脸又往前靠近了几分。

“我离你这么近,你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对不起,我不搞基。”

“……你脑子里天天都想些什么啊……”

 

“那你说吧,你既然没那个意思,”雷狮猛一后退,清清喉咙。“那你想干嘛?”

“我想问你的是,你刚刚看我的眼睛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哈?你问这个干嘛?”

安迷修仰躺在沙发上,无奈的说:“是莉兹,她问我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说,她说我的眼睛不对。”

“那你家这位,很适合去当侦探啊。”

“别开玩笑了雷狮,我现在很愁啊。”

“愁什么,坦白呗。”雷狮拿起一个苹果啃着,坐在安迷修旁边。“说你本来也不喜欢她,你喜欢的是别人,你不能再耽误她的未来,所以,分手吧。”

“你这也太直白了,莉兹肯定会哭的。”

“喂喂,那你还想怎么样,瞒着?那样更不对,到最后你就要和莉兹一起哭了。不过说实话,你们怎么在一起的?”

“啊,”安迷修想了想。“就自然而然?同事们给办的相亲会,然后就在起哄中决定了。”

“真是……草率啊。让我给你打个比方吧,说不定就能让你的榆木脑袋开窍了。”

雷狮举起被他咬了一半的苹果,将里面的虫洞指给安迷修看:“你看啊,你和莉兹的爱情,就像是这个被催熟的苹果一样,明明还没准备好,就被摘下来了,里面还残留着一个名为凯莉的大虫洞。没切开的时候,谁都觉得这苹果应该挺好吃的,可等到切开了,你这苹果不仅恶心到了自己,还恶心到了别人。”

说完,雷狮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将苹果扔进了垃圾桶。

 

十七

 

又喝醉了。

 

莉兹扶着安迷修躺到床上,给他换下衣服。

 

刚谈恋爱的时候,安迷修其实没有这么喜欢喝酒,他知道自己酒量差,基本很少去同事之间的酒场,但是最近他喝酒的次数却越来越多了。

 

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莉兹收走衣服,坐在床边摸着安迷修的头发。

 

“唔。”手突然被握住了。莉兹看着安迷修睁开眼,迷茫的看着她,然后就被一把抱住。

 

“不要走。”他在自己耳边低语着。

 

“求你,不要走。”

 

莉兹愣了愣,随后笑着拍了拍安迷修:“我怎么可能会走啊,我还要照顾你这个醉……”

话还未说完,莉兹就看见安迷修的脸一下子贴近,嘴被狂热的吻封住,她被这突然袭来的吻搞得头晕转向,想要推开安迷修却发现对方力气大的吓人,而对方在察觉到怀中人的反抗后更是变本加厉,将莉兹压倒在床上。

 

 

 

“啊……哈啊……”

 

空气中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莉兹在被冲撞的快感中迷迷糊糊的想,但她来不及想太久,就被反转过来,开始承受新一轮的冲撞。

她看不见安迷修的脸,但在恍惚中,她好像听到安迷修在说着什么,断断续续的,她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在余裕中听着那些支离破碎的话语。

 

 

“……莉……”

 

 

啊,是在叫她的名字吗。

 

莉兹将脸埋在枕头里,任由脸上的泪水将枕巾打湿。

 

 

好开心。

 

真的,好开心。

 


【安凯】蒂凡尼的早餐(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热热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十四

 

提问:

在决定忘记一个女人的时候又再次和她相遇的时候,该怎么办?

 

回答:

正常人一般在这个时候脑袋都会当机,所以无解。

 

 

“……”

安迷修很明显是属于正常人这一分类的。

 

“喂喂,这位先生,你是想让经历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回来的本小姐在你家门口当门童嘛?”凯莉没好气地踢了一脚门槛。

“啊啊,没没没,快……快进来,凯莉小姐,我……”

 

凯莉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安迷修各种端茶倒水,眉毛向上挑了一下。

“坐下,安迷修。”

“是!凯莉小姐!”

 

可是坐下后干什么呢。

安迷修很想问凯莉她这一年都去了哪里,干了什么,遇见了什么人,又没有想过回家,或者说,有没有想过他。但这些话就和棉絮一样,堵塞在他的嗓子尖里,酥酥麻麻的,汲取着他身上所有能吸收走的水分。他现在只想喝水。

 

“安迷修,那个人死了。”

 

焦躁的空气突然就冻结了。

 

“我亲眼看着他被子弹击中了心脏,有血滴随着子弹一起喷溅出来,他向后倒去,就像幅名画一般躺在暗红色的地毯上。他的胸口是一个无底的黑洞。”

凯莉说着这些的时候,神色平静,她甚至没有任何悲伤的意思,只是很平淡的说着,就像是在讨论早间新闻里某个再平常不过的杀人事件。仅此而已。

 

“……凯莉小姐,我对此深表同情……”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嫉妒的男人消失了,但他没有丝毫的喜悦感。他只觉得,自己与凯莉中间唯一仅存的那一根细线,在此刻,绷断了。

 

“安迷修。”

 

安迷修看见凯莉转过头来正对着他。他看见凯莉化着浓烈如面具的妆容,黑发略显杂乱,脖子上那条TIFFANY KEYS的光芒已不复从前。

 

“我这辈子,应该不会再爱上什么人了。”

 

 

十五

 

为什么?

 

为什么要和他说这种话?

 

原因是傻子都知道的:凯莉从来就没把他当成一名男人看。自己,只是在充当男闺蜜的角色而已。

 

心里的酸涩冲向鼻腔,刺激着黏膜,翻腾的苦海拼了命的想要溢出,但自己却又拼了命的将它压回去。

 

“那么,凯莉小姐。”安迷修还是露出同以往一样温暖的笑容。“出去走走吧。”

 

 

最终还是去了The Blue Box Café 。

 

安迷修默默喝着咖啡,一言不发,凯莉也只是戳着蛋糕,没有要吃的意思。

 

最后,还是凯莉打破了沉默。

 

“喂,安迷修。你为什么还要陪着我。”

 

“因为我姑且也算是凯莉小姐的朋友……”

 

“收起你那令人倒胃口的话,你明明知道我不爱你,只是把你当做备胎。”

 

“我……”听了这番话,安迷修再也保持不住他的表情,笑容变得扭曲。

 

“你可算是收起你那难看的面具了。”凯莉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说实话安迷修,为了我这么一个该下地狱的女人,你不值得。”

 

“看看没有我的生活,你升了职,有一个温柔贤淑的女朋友,最近还准备搬家,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都是雷狮那家伙半夜发酒疯告诉我的,总之,你现在过得很好,不是吗?但你仍然要把你那发臭的爱意全部洒向我身上,鬼知道你在搞什么,把自己的生活再次掀翻,你对得起你女朋友嘛?”

 

安迷修低下头。他知道凯莉说的一点都没错,自己现在就是一个他曾经最鄙夷的渣男,但他却做不到对自己的内心撒谎。

 

“……我知道这对莉兹不公平,我也已经想好,要和莉兹分手了……我也不会再去打扰你了,凯莉……可我只是,不想再看见你孤独……”

 

 

“啪!”

 

 

安迷修捂住自己的脸颊,不敢去看此刻怒气冲冲的凯莉。

 

“安迷修!你这个榆木脑袋!我就是水性杨花!我就是十恶不赦!我那些楚楚可怜都是装的!都是骗你们这些蠢男人的!我自己一个人,是我自己的选择,本小姐犯不着你这样假惺惺的可怜我!”

 

说完,凯莉将一张银行卡拍在柜台上:“餐费和扰民的补偿都在卡里。”随后转身就走。

 

安迷修愣一愣神,飞快的追下去,只看见凯莉上了一辆跑车,他想上前拉住她,却被一名衣着考究的银发男人拦住了。

“很抱歉,先生,她现在不属于你了。”

他欲待分辨时,从车窗后传出了一句:“格瑞你别磨磨唧唧的,宴会要迟到了。”

银发男子听罢,也不再理睬安迷修,上车离去。

 

安迷修站在原地,过了好久,笑出了声。

 

 

她什么时候属于过自己了?

 

 

 


【安凯】蒂凡尼的早餐(七)

…(:ェ)| ̄|_总之就是……回来努力填坑了……





十一

生活还在继续着。

起床,吃饭,上班,下班,吃饭,睡觉。

还是老样子的一潭死水,凯莉的出现就像是一颗石子,短暂的泛起水花后,水面重新归于了平静。

安迷修也就这样过活着,没有了凯莉,他总算可以正常的过着他的日子,工作上也因不再旷工而得到了晋升,而在凯莉离开后的第五个月,他还找到了一个贤惠又漂亮的女朋友。现在的安迷修在朋友眼中,就是一个十足的人生赢家。

 

人生赢家?

 

饶了我吧。

 

安迷修趴在吧台上,透过灌满伏特加的玻璃杯里,看到酒吧里的灯光与人都混合成了一种奇异又刺眼的粉色,音乐与欢呼声震得他心脏快要弹射出来。

 

凯莉。

 

一年过去了,我还是忘不掉你。

 

十二

“……安……”

 

……什么?

 

“……安……迷修”

 

……是凯莉吗?

 

“……安迷修!”

 

“啊啊啊啊啊啊!!!”

 

安迷修弹起来,一下子将被子里的冰袋扔了出去,一句粗话还没说出口,就瞥见自家女友气鼓鼓的站在床边盯着他。

 

“莉兹?”

“安迷修!你究竟要睡到什么时候?!又出去喝酒!酒量又不好,最后还是雷狮把你送回来的!等会好好谢谢人家!真是的,你总是这样……”

 

安迷修捂着脑袋反应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昨晚又干了什么,可他现在头痛欲裂,只想让自家女朋友把嘴闭上。

 

“莉兹,别说了。”

 

还有……

 

分手吧。

 

“……对不起。”

 

莉兹看着眼前没有精神的安迷修,心软下来,嘴里嘟囔着什么,转身回去给安迷修做醒酒汤了。

 

安迷修躺了回去,头部的阵痛让他眼前发晕,脑子里那个小人嘲讽的骂他“怂爆了安迷修!”,他使劲拍了拍头,想让自己好受一点。

 

我就是怂啊。你能怎样啊。

 

安迷修转过头看着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背影,心里的负罪感、羞耻感、安心感全部冒了出来。

他很清楚,这是他应当有的生活,过那种安安稳稳,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

 

他看着窗外那个救生梯,上面的铁锈迎着阳光反射进屋里,刺的他眼睛被火燎过一样。

 

他受不了了。

 

搬家吧。

 

十二

他们在晚饭的时候讨论了这个话题。

 

“房子的话,不要太大不要太小,但是各个区域要划分好。”

安迷修听着点点头,在纸上写下:两室两厅。

 

“要找个厨房大一点的,我最近买了很多烘焙的工具。”

“恩……”厨房大的。

 

“还有哦,阳光一定要充足,要不然我养的那些花都晒不到阳光了。”

“确实。”阳光充足。

 

“另外,卫生间也大一点吧,可以放浴缸的那种。”

卫生间大的。

 

“再就是小区!我可不想整天听着跳广场的声音!”

小区安静。

 

“啊,还有靠近一点地铁站怎样,要不然上班太麻烦了。”

交通便利。

 

“就这些吧,安迷修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啊,没有了,莉兹说的很全面了。只是……”

 

这样的房子,1000元能租到吗?

 

没想到还真有。

但是……是恶党的。

 

“呦,安迷修,这房子我对外都要两千呢,看在是你的份上,半价给你了,不过啊……”

“蹭饭可以,买东西可以,照顾生意可以,其他不行,还有,不准随意涨价。”

“……啧。”

 

终于了却一桩心事。

 

安迷修瘫在沙发上,整体放空。

 

这单相思大概算是,结束了吧。

 

“叮铃铃铃铃……”门铃响了起来。

 

莉兹没带钥匙吗?安迷修强打精神,走过去开门。

 

开开门后,安迷修因香奈儿五号的浓烈而呼吸一滞,接着,全身的毛孔都开始收缩,呼吸在这一刻沉重的让他承受不住地向下跌去,所有的回忆此时都冲进脑海里,炸成了一片粉色的汪洋。

 

“我回来了,亲爱的安迷修先生。”

 

 

“好久不见。我的骑士。”


emmmmmmm
放假了
该填坑了_(:з」∠)_

寻文启示

占Tag抱歉

想找一篇柯哀文,以前看过但是忘记叫什么了,只记得内容大概是以灰原哀的助手小姐的视角描述的,柯南和小哀在研究所多年后相遇的故事,是很清淡舒心的文,如有线索请告诉我一下,谢谢(*°∀°)=3